浴色:那些教会你做爱的女人- 八十七、咱们有真的

都市小说   2021-09-15   加入收藏夹

  两个人这样躺着躺到很晚了阿木才将孙瑜儿送回了家,阿木回到嫂嫂李静家楼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阿木想岳琴可能也已经睡觉了,便决定不去打扰她,可到了楼道里的时候,阿木却看到岳琴家的门轻轻地敞着一条缝,从缝隙里透过一丝微微的光线出来,阿木有些愧疚地摇了摇头,如果没有这条门缝的话,恐怕今天的岳琴又要独守一夜了。

  于是阿木便轻轻地推开了岳琴家的房门,最近阿木很少回家了,于是嫂嫂李静那边他也交待了,如果到了时间自己不回来就不必给他准备晚饭了,再晚一些也不必为他担心,他回来时自然有钥匙开门,于是他便关掉了手机,今天便决定在岳琴的房里度过这个夜晚了。

  他走进屋子之后,便轻轻地撞上了门,阿木看到岳琴的卧室里有灯光透出来,于是便悄声地向那里走了过去。

  而阿木刚走到门边,便隐隐听到了屋子里压抑的声音,阿木凑到门边细细地听了起来,只听到那声音:“阿木……阿木……木……”

  阿木听出是岳琴的声音,他便以为是岳琴睡梦中仍然想着自己,于是他顺手推开了门,这一推不要紧,阿木不由地愣在了当地。

  屋子里的大床上,岳琴正穿着睡裙躺在那里,她下体处被掀在腰际,下面光溜溜的,内裤早已被甩在了床边,而此时岳琴正双眼迷离地躺在床上,用一只假阳具在拼命地在自己的小穴里抽插着,她的嘴巴轻轻地开合着,那副表情让阿木见了既诱惑又怜惜。

  而岳琴也突然意识到了屋子里走近了人来,她抬起头来看到是阿木后怔了一下后,突然慌乱地啵的一声从小穴里拔出那条假阳具来,只见那条假阳具上闪着岳琴身体里晶亮的淫液,她的小穴更是一张一合地吞吐着敏感的悸动,岳琴胡乱地捧着一条假阳具藏到了身后,将睡裙挡在了身前一脸紧张和委屈地看着阿木。

  阿木简直要心疼死了,他轻轻地走过去将岳琴揽到自己的怀里,岳琴被阿木这温柔的一抱终于无助地抽泣了起来,“我以为你今晚不会再来了……我留了门怕你担心晚了不敢进来……我出去看了你好几次……都不见你的人影……我想你了……”

  岳琴的泪无声地流淌下来,阿木的心如同被绞碎了一样,他只是不住地在心里咒骂着自己,他低下头去不住地吻着岳琴的脸颊,试图吻干岳琴眼角的泪,可是岳琴的泪似乎永远也留不干一样,她只是低低地抽泣着泪水不止地流下来。

  阿木轻轻地吻着岳琴的身体,就如同在吻着她脆弱的心一样,阿木慢慢地从岳琴的背后取出那支粘满了岳琴身体里的淫液的阳具甩手抛到了地板上,阿木真诚地盯着岳琴的脸温柔地对她说:“咱们有真的,以后不允许你在用这种没感情的东西!”

  岳琴咬着唇轻轻地点了点头,终于绽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阿木俯下脸去继续在岳琴的身体上吻了起来,岳琴轻轻地哼着任由阿木温柔的吻洒满了全身。

  阿木将岳琴身上仅存的一件睡裙从她的腰间解了下来,然后他便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跪在了岳琴的身体上,阿木俯下身慢慢地将龟头慢慢地触动着岳琴那处粉嫩的阴唇上,紧闭的阴唇被阿木硕大的龟头慢慢剥离开来,岳琴的阴道口处早已经粘满了淫液,阿木的龟头很顺利地便没入到了岳琴的小穴中,两瓣阴唇像是一道闸门一样紧紧地关闭起来包裹住了阿木粗大的阴茎。

  岳琴仔细地看着阿木缓慢地做着这样让人羞耻的事情,阿木做到一半的时候抬起头来看向岳琴的时候,岳琴不由地含羞地转开了盯视的目光,阿木伏下身去轻轻地转过岳琴的脸来,对她说:“我要你看到我们结合的全过程,我要让你知道那个假的东西代替不了的事情,那就是这样珍惜的爱!”

  岳琴这样听着果然顺从地转过视线来紧紧地盯着两个人身体的结合处。

  阿木慢慢地将阴茎向着岳琴的身体插进去,在进到一半的时候,他慢慢地将鸡巴提出来,岳琴的阴唇被阿木鸡巴上的动作牵扯得翻出来,带着某种不舍的姿态包裹着阿木粗长的阴茎,阿木的鸡巴上粘满了岳琴小穴里分泌的晶亮的淫液,阿木看着岳琴专心的表情,在龟头即将脱离岳琴身体的一瞬间阿木将鸡巴齐根没入了岳琴的身体里。

  岳琴被这一下毫无征兆的插入搞得兴奋起来,她只是“啊……”的叹出了声,阿木为给岳琴带来这样的惊喜而感到自豪,他慢慢地伏下身子,顺势让鸡巴更加地深入到岳琴的身体里,岳琴的身子被压下来的阿木和更加深入花心的阴茎顶得向床边拱去,阿木用同样的动作再次将阴茎提离岳琴的穴口处,接着又猛得一插而入,岳琴再次“嗯……”的叹出了声,阿木像上次一样让两个人的耻骨紧紧地贴在一起,以便让龟头更深入地顶进岳琴阴道的最深处,岳琴快乐的呻吟着,身子依旧不停地向床边拱动着。

  阿木伸出两只手臂来,轻轻地挽住了岳琴的头顶,也挽住了岳琴向后拱动的趋势,于是他开始死死盯着岳琴此时令人销魂的表情上下运动起鸡巴来,岳琴被阿木这样盯着,身下被阿木的鸡巴操动着,不由地动了情,紧接着她身下一股股的阴精便浇灌到了阿木的龟头上,阿木被这样一浇只感到精关难守,于是他慢慢地提离了屁股,让鸡巴提到两人身体的临界点处“呼吸”了一口便又继续耕耘起来。

  “嗯……嗯……嗯……”

  岳琴无比畅美的呻吟着,两只手在阿木的背上畅游着。

  阿木的鸡巴更加的卖力起来,他一边操动着鸡巴一边催促着岳琴:“琴姐姐,如果舒服的话,就喊出声来,阿木不会笑话你的,阿木爱你!让阿木知道你的快乐,知道你爱阿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