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熟女

人妻小说   2021-09-16   加入收藏夹


 
  我叫香儿,18岁了,别人都说“女大十八变”,可我没变,人家一直就是那么漂亮嘛。

  要说一点没变,也不对,毕竟我的胸部变得能吸引街上所有男人的目光了。
  走在路上,也常常感觉到有色色的视线在我的臀部停留,真讨厌。

  每当有人用热辣辣的目光注视我,我都会感到下体湿湿的。

  真是的,讨厌,我就是有点性欲太旺盛了。

  心中知道别人正在意淫我,就会不觉的湿,唉。

  有时候真想碰到个胆子大的,把我强奸了呢。

  我知道在学校里面有许多人喜欢我,但我的气质让他们都不敢追求呢,这也使我非常苦恼。

  不过还是有几个胆子大的公子哥追求我,可我不喜欢他们那种文质彬彬书生气的。

  我喜欢肌肉发达的强壮男人,毕竟只有那种人才能让我舒服啊。

  所以我决定主动勾引个人,做我的男朋友,目标:阿细。

  阿细是健美社的社长,一身匀称的肌肉,穿紧身衣时显露出的硕大的生殖器令我从内心喜欢,经过一阵思索,我决定勾引他,把我的第一次给他。

  哼,幸福的人,就要得到我这个天生尤物了。

  其实只要我主动出手,我自信没有不被我俘虏了男人,但为了保险,我还是刻意准备了一番。

  我把头发散开,让秀发散落在我的肩膀上,露出一种野性的美。

  然后我脱掉上衣,脱掉文胸,我对着镜子,观赏起自己。

  白皙的面颊,秀美的脖颈,下面是……

  噢……那坚挺的乳房,也许不象西洋女子那样硕大,但她坚挺,匀称,那样的可爱。

  我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乳头,噢……。

  一阵电流划过全身,我,我又湿了,我全身似乎都是性感带呢。

  我穿上了一件纯白色的棉制文胸,虽然我有点淫荡,但我不会去穿那种惹火的红色丝制文胸。

  人家喜欢表现的纯洁点嘛。

  接着我又脱掉短裙,短裙滑落在地,我的下体赤裸了。

  嘻嘻,我没有穿内裤。

  我弯下腰,低下头,看着自己那可爱的阴部。

  浓密的毛发,小小的唇藏在其间,两片唇微微的开合着,似乎在呼吸。
  靠上一点的地方,小小的阴蒂已经充血硬了起来。

  我用小手指轻轻的一抚,又是一阵强烈的快感。

  爱液也流了出来。

  可惜,这珍贵的爱液应该由男人来吃才对啊。

  穿上一件学生的白色内裤,我把自己打扮好了。

  没穿袜子,直接穿上一双运动鞋,我打算外出了。

  嘻嘻,这样出去还不让满街的男人喷鼻血啊。

  没穿外衣呢。

  外衣穿什么呢?可爱的清纯学生装,还是……

  我最后决定,干(台北情色网757H)脆只穿一件黑色的长风衣。

  都准备好了,我向学校健身房走去。

  推开健身房的门,立刻有人迎了上来。

  是高一的新生,也不知道他怎么认识我的:“香姐,你,你怎么来了?”
  我看了看他:“没事,来健身,你是谁啊?”

  那小子不自然的笑笑:“香姐叫我小刚就行了。”

  我娇态的说:“哦,小刚啊,其实,我也不大懂得健身的,能不能叫你们社长出来教教我啊?”

  说话的时候,我挺着胸部似乎无意的挤向小刚,这小子显然没见过这阵势,脸一下子就红了,似乎下体也亢奋了起来。

  小刚也知道了自己的变化,为了不在我这个所有人的梦中情人面前出糗,他立刻向后跑去,边跑边说:“哦,我,我去叫社长。”

  不一会,阿细就出来了。

  噢……光是看到他,我就又湿了。

  我走上去说:“你是社长?”

  阿细面对我,似乎也有些紧张呢,他说:“对,我叫阿细,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呢?”

  我本想稍有媚态的说:“阿细,哈哈,哪里细呢?”但为了不破坏我的清纯形象,我只是说:“细哥,要麻烦你了。”

  我请他教我健身。

  他把我带到一个私人用的单间健身房,要教我。

  阿细说:“啊,那个,香儿,你穿着外衣不适合做健身,把风衣脱了吧。”
  我说:“啊?不好吧?”

  阿细说:“啊,没什么吧,如果你不愿意,当然也可以不脱。”

  别呀!我想,不脱怎么勾引你呢?

  我于是说:“那听细哥的,我脱还不行嘛。”

  我利索的脱下风衣,一下子,我身上只有内衣了。

  阿细也一下愣住了。

  “细哥,教我吧?”

  “哦,对对,这就教你。”

  阿细的眼睛始终没离开过我的身体。

  阿细开始教我健身,这过程中我不断的似乎无意的用身体摩擦阿细。

  我看出阿细眼睛里的欲望之火越来越旺,似乎要把我吃了似的。

  “啊!”我故意一摔,“好疼啊!”

  “香儿,怎么样?没伤到吧?”

  “人家好疼呢。”

  “哪疼啊?”

  “腿,”我撒娇说,“你帮人家揉揉嘛。”

  阿细傻傻的说:“哦,好。”

  然后开始揉我那柔嫩的脚踝。

  “不是那里啦,往上。”

  “哦,”他又开始揉我的小腿,这时他低着头不敢看我,我发现他的大鸡巴挺了起来。

  嘻嘻,本想让他一直往上摸,由大腿到阴部呢,现在不用了。

  “细哥,你那里怎么了?”我指着他的鸡巴。

  “哦,这……这……”他似乎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我……我……”他含糊的说,我心里都急透了,下面也湿了。

  不知道他是看到了我内裤上的湿痕,还是按奈不住了,只见他一下脱掉了紧身裤,说:“香儿,你自己看吧。”

  一个坚挺,硕大的鸡巴呈现在我面前,我有些目眩。“细哥,这是……”
  “香儿,这是男人的鸡巴,可以让女人快乐的,你……你……,要不要试一试啊?”

  我装作单纯的说:“细哥,你……,我……,我不懂的。”

  我边说边扭动身体,显露着我腰肢的曲线。

  “啊!香儿,你给我吧!”

  阿细已经丧失理智了。

  他把我扑倒了,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但我嘴上还说:“哦,细哥,你要干(台北情色网757H)吗?别欺负我啊!”

  “香儿!”他亲吻着我的手臂,“我会让你舒服的!”

  阿细粗暴的撕断我的肩带,扒下我的文胸,双手握住我的乳房,揉搓,吸吮,用舌头舔弄我的乳头。

  我感到自慰时不曾体会过的快感,强烈,痛快,有种莫名的刺激,我的身体弯成了弓形。

  阿细他对我的胸部一阵亲吻之后,开始攻击我的下体。

  他慢慢剥下我的内裤,我已经舒服的有些迷糊了,说着:“不要,不要。”
  他喘着粗气,说:“香儿,你从没这样过。”

  我捂着脸,害羞的说:“人家从没让男生看过身体呢。”

  他似乎很高兴。

  嘻嘻,泡到处女当然高兴了!

  他说:“香儿,我要你。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会负责的,我要你,现在就要!”
  我说:“细哥,你说什么,我不懂。”

  阿细拨开我凌乱的秀发,给了我一个浓浓的吻,然后说:“香儿,我要把我的鸡巴插进你的小穴里,开始会有点疼,不过只要你坚持住,很快就会很舒服的。”
  “细哥。”我无辜的看着阿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阿细是很会怜香惜玉的人,他先是用舌头好一阵拨弄我的小穴,我几乎泄了出来呢。

  待到我泛滥成灾后,他才慢慢的撩起我的双腿,把我的双腿搭在他的肩上。
  然后,他俯下身,用他那几乎有20厘米长的大鸡巴对准了我的穴口。
  “香儿,我要进入你的身体了。”

  我已经进入迷乱状态了,迷迷糊糊的说:“快!快进来!细哥!插我吧!”
  我忘记了我是个全校男生眼中的冰美人,忘了我还是一个干(台北情色网757H)净的处女,我像一个荡妇一样求爱。

  “我来了!”细哥怒怒吼一声,我感到下体前所未有的一下刺痛。

  “啊~~”我哀叫一声,“细,痛啊!好痛啊!”

  阿细哪里还管我那么多,怀里抱着我这样一个丽人,他怎会想我的痛。
  “啊!啊!啊!香儿,你是我的了!”

  “啊~~~啊~痛啊,快拔出来啊!”

  他痛快的抽插着,低吼着。

  “你是我的!我干(台北情色网757H)你!我干(台北情色网757H)死你!”

  “快停止啊!不要啊!饶了我吧!”

  他在我那完美的酮体上无所谓的发泄着。

  “好紧啊!好爽啊!”

  “好痛啊!不行了!”

  而我则忍受着无比的疼痛,一下,一下,阴道内就像着火了似的。

  眼泪流得满脸都是,嘴唇也被自己咬破了,阿细一边干(台北情色网757H)我,一边咬我的乳房,咬我的脖颈。

  他那巨大的鸡巴头一次又一次的牵拉着我阴道内那柔嫩的肉,我感到有东西流出来了,我知道那不是爱液,而是我的处女血。

  痛,无法忍受的痛。

  我终于昏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健身房休息室的床上,身上只穿着一件女式练功服。

  阿细则温柔的对我说:“香儿,你醒了。我倒杯水给你。”

  我感到浑身无力,只有点点头。

  真是可怕啊,没想到阿细竟然这么强,让我这个需求如此高的女孩的浪漫的第一次,就这么在昏迷中度过。

  我感到有点遗憾,不过想到阿细在床上的表现,我又不由得暗自高兴呢,以后可有的玩了。

  嘻嘻。

  不一会,阿细端着一杯水回来了,他把水递到我的嘴边,看着我喝水。
  “你好美。”阿细说,“刚刚真对不起,我只顾自己,竟然把你干(台北情色网757H)昏了。”
  “可是,我真没想到,像香儿你这样一个美女,竟然还是处女啊。”

  “就是嘛,细哥,人家从来没有做过,你也不怜惜人家,刚刚弄的人家好疼呢。”

  看看时间,不早了。

  “细哥,我要回去了。”

  “哦?香儿,今晚留下陪我吧。”

  “你还没玩够啊?我的身体可经不住你了。细哥总得让香儿休息休息吧。”
  我脱下练功服,问阿细:“我的内衣呢?”

  “哦,”阿细不好意思了,“文胸撕坏了,内裤上有香儿的处女红,我想留下。你的内衣改日(台北情色网757H)我赔给你吧。”

  我就只好穿着一件长风衣走了。

  回到家,躺在床上,回想刚才恍若一梦的事情,我感到下体又湿了。

  讨厌,我于是去洗澡。

  浴室里,我看着自己的样子。

  身体竟然被摧残成这样,这个阿细。

  面容憔悴,头发凌乱,脖颈以下全是红红的掐痕,咬痕,吻痕。

  匆匆忙忙的洗完澡,我就去睡觉了。

  这晚睡前没有自慰,阴部实在是太疼了,还有种松松的感觉。

             香儿的性体验之二

  自从那次勾引阿细成功后,香儿和阿细走得很近了。

  连续几天,香儿都和阿细泡在一起。

  阿细自然是神气得很了,总要带着我出去,我还不知道他的心思:想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女孩。

  我对他还是很迁就的,一般都会听他的,但他几次对我要求做爱,我都拒绝了。

  要好好吊吊他的胃口。

  被我几次拒绝后,阿细不再提做爱的要求了。

  大约一周以后, 我给阿细打电话说:“阿细,又是周末了,我去你家找你噢,好不好?”

  又是周日(台北情色网757H),又是下午,我来到了阿细家。

  “香儿,你来了。我等好久了,早上打的电话,怎么下午才来啊?”

  “我又没说立刻来。不高兴啊,那我走咯。”

  “怎么会不高兴呢!你来我真的很高兴呢!”

  “哼!”我噘起小嘴,“这还差不多。”

  “我租了好看的影碟,一起看吧。”

  “好啊。”

  于是我和阿细便一起看影碟。

  影像还没出现,就听到了女人的叫床声。

  “香儿,一周前,我们……”阿细又有企图了。

  “怎么?又想了?”我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不是说看影碟吗?”

  “好好,看影碟。”阿细不再说什么了。

  屏幕中这时出现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在相互口交。

  “哎呀~”我惊叫,“细哥,这是什么啊?”

  “香儿,这叫口交,很舒服的,那天我给你作过,你还没给我作呢。”
  “是吗?”我怯怯的问,“那天你的确舔得我很舒服呢,可后来你……弄得我好痛。”

  “第一次都是会疼的,今天我一定让你舒服。”

  “什么!你今天还想呢?”

  “香儿,你总不给我作,我们还算什么男女朋友,为了今天,我一周没有自慰,攒足了精力服侍你呢。”

  屏幕上的男女已经开始交合了。

  男的低哼,女的浪叫。

  “香儿,你看那女人。”阿细指指屏幕,“做爱很舒服呢。”

  “可是,大白天的。我会不好意思的。”

  阿细关上了灯,说:“这样好点么?”

  这里说明一下,阿细家的客厅没有窗,采光主要靠两侧房间的窗,把两侧的房门关上,再关上灯,也是很暗的。

  这种气氛真的很好呢!

  阿细见我不说话了,便主动上手把我推倒在沙发上。

  我把身体不断的向后挫,躲避着阿细。

  阿细脱掉了上衣,就一下扑到我的身子上。

  “香儿,你跑不了了。”细笑着。

  我半闭着眼,弯着脖颈,双手抱在胸前,口中低声发出“嗯~~啊~~”的声响。

  “香儿,你好美。”阿细一边抚摸我的头发,一边说。

  然后阿细又吻我的脸。

  当阿细想和我接吻时,我就拼命的躲闪,让他吃不到我那甜润的美唇。
  阿细又亲吻我的耳垂,把我的耳垂含在口中用舌头拨弄着。

  我再也无法忍受了,浑身都热了起来。

  我的身体不自觉的向后弓,下巴也翘了起来。

  阿细双手抱住我的头,亲吻,舔弄我的脖颈。

  “噢,香儿,你的脖颈真美,”细说,“我从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的脖颈会这么美。”

  阿细一把脱掉我上身仅有的一件吊带被心,开始摆弄我的乳房。

  健康而白皙的皮肤,颈部、肩部、和胸部勾勒出的完美曲线,迷得阿细把头深深的埋在我的胸部。

  我的身体也不断的回应着阿细,不时的一颤。

  大约被他挑逗了十分钟,我的身体已经完全的投降了。

  阿细把脸凑过来,要吻我。

  我已经无力躲闪了,喘着气,只觉得口干(台北情色网757H)。

  阿细的嘴凑过来,贴上了我的唇。

  我和他热情的吻着,他把津液吐给我,我来者不拒,尽数吞下。

  他又用舌头左右的摩点我的口腔内壁,我也把舌头伸进他的口腔里。

  他的一只手继续有技巧的玩我的乳头,另一只手解开了我的仔裤,伸进我的下面,隔着内裤轻轻的击打着。

  身体被夹在柔软的沙发和坚硬的男子身体中间,嘴被吻着,乳房被玩着,下面也被挑逗着,我真是有种飘起来的感觉呢。

  “舒服吗,香儿?”细问我。

  “好舒服啊,细。”我无力的应着。

  这时细先是脱掉我的仔裤,又脱掉了他的裤子,

  然后他跪跨在我身上,把他的下体放在我脸前。

  一根20厘米的大鸡巴摆在了我眼前。

  随之而来的一阵雄性的气味几乎让我有把那鸡巴放入嘴里的冲动。

  这时候,阿细要是要求我口交,我是不会拒绝的。

  “香儿,看到了吗?我要把它插进你的身体了。”

  阿细托起我的屁股,然后俯下身,在我耳旁轻轻的说:“搂住我的脖子。”
  我照他说的搂住他的脖子,他又坐了起来,我也跟着坐了起来。

  然后他用双腿架起我的身子,把鸡巴头顶在我的穴口。

  这时我觉的有点不对劲,低头一看才发现我还穿着内裤,而他的鸡巴则隔着内裤研磨我的穴口。

  弄的我是越发痒痒,而阿细则不断用腿移动我的身子,也同时移动他的腰部研磨我。

  在他高超的技巧下,我下面湿得不成样子了。

  “要不要啊?”细笑着问我。

  “快来吧!”我抬起一条腿,配合着阿细脱掉了我的内裤。

  我已经意乱情迷了。

  阿细把我的身体用他的腿架了起来,然后用他的鸡巴顶住我的下面,摆好位置,他腿一松力。

  顿时,我感到大鸡巴把我的小穴塞得满满的。

  我搂着阿细,阿细则慢慢的抽送着。

  不同于上次,这次我很有快感。

  一下,一下的,大鸡巴在我身体内抽动着。

  “香儿,低头看。”

  我低下头,看着阿细的大鸡巴在我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的。

  他的鸡巴头向里一顶,我自然的把眼睛闭上,身子也随着向上一动。

  然后睁开眼,看到他的鸡巴往外一抽,身子突然一空,我看到自己的阴唇也被往外一带。

  “不看,噢~,不看。”我有点不好意思。

  “那就不看。”阿细说,“舒服吗?”

  “嗯,好舒服,好舒服。”

  “舒服就要让我知道。”阿细说,“你要叫啊。”

  “噢,噢,啊~”我低声叫。

  “香儿,我知道你很纯洁,叫不出来,但你大声点我才会更兴奋,才能让你更舒服啊。”

  我冲细一笑,好像作出很大牺牲似的说:“好,亲爱的,我叫。”

  “呀~~噢、噢、噢、好爽啊!”

  我这一叫,细显然更兴奋了,他把我放倒,分开我的双腿。

  “这样能插得更深一些。”

  我感到阿细的鸡巴又有一大截挤进了我的小穴。

  啊~啊~顶的我要醉了。

  阿细又开始有节奏的插我。

  一下,一下,一下。

  我飘得越来越高,嘴里也不停的叫着:“哦~用力~哦~用力。”

  我咬紧自己的嘴唇,接受着阿细持久的进攻。

  很快,我高潮来了。

  身体无限的向后弓,伴随着阵阵抽筋般的快感。

  “啊~啊~~~~~”我失去了知觉。

  我醒来的时候,细竟然还在插着我。

  “啊,”我很虚弱,“细,你好强。”

  “香儿,你真美,夹得我也好舒服。”

  “我不行了,没力气了。”

  “香儿,你只管享受吧!”

  细把手伸到我的背下,一下托起我,把我托到了浴室。

  他轻轻的把我的身体放进浴缸。

  这个过程中,他的鸡巴也没离开过我的下面。

  然后,他拿出个水枕给我,慢慢的放热水,鸡巴还不停的抽插。

  我整个身体瘫在浴缸里,享受着阿细的服务。

  “好舒服,真的好舒服。”

  水放好了,他在浴缸里和我不挺的MOVE着,我们抱得紧紧的。

  我体会着阿细一下又一下的强烈的抽送。

  很快,我就又高潮了。

  阿细轻轻的吻我,笑着和我说话,说他自从第一次见到我就喜欢我。

  我笑着。

  阿细又问我觉得他怎么样?

  我还是笑着不说话,感受着他下体慢慢的抽动。

  “你也喜欢我吧?”

  我不说话。

  “不承认,好!”

  阿细开始加快速度抽送。

  “啊~”痛和快感一起向我攻来,我又要第三次高潮了。

  “不行了,我不行了。”

  “说,是不是喜欢我。”

  “啊~啊~啊~”阿细越来越快,“啊~香儿也喜欢细哥,对。啊~!@#”
  阿细笑笑,突然亲吻了我,用他那有力的双臂把我抱的紧紧的。

  下面以足有一分钟120次的速度插我。

  “香,香,啊————————-”

  细突然吼了出来。

  同时我感到阴道内壁被狠狠的烫了一下,又一下,再一下。

  滚烫的精液一波又一波的喷进我的身体。

  我被一次又一次的掀到了浪的顶峰, 享受着阿细似乎无穷无尽的精液冲击波。

  我的身体软在了浴缸里,细一直拥抱着我,让我享受余波后的温暖。

  我在细的耳旁轻声说:“细,和你作爱真好,能作你的女朋友真好。”
  阿细亲亲我,说:“能有你是我的福气呢!”

  那晚我没有回家,在享受了我的第一次有三次高潮的无懈可击的性爱后,阿细把我抱上床,和他一起睡了一晚。

  这也是我第一次和男生睡在一起的一夜,好有安全感啊。

             香儿的性体验之三

  “香儿,这叫口交,很舒服的,那天我给你作过,你还没给我作呢。”
  无意中想到了阿细几天前的这句话。

  还有那天当他把他的大鸡巴摆在我面前时给我的冲动。

  讨厌,我还不会口交呢。

  突发奇想,反正今天是星期五,下午的课,翘了,学口交去。

  这周末我一定又会给阿细一次的,到时候,给他个惊喜。

  我上身穿了件黑色小可爱,外套一件白色丝制衬衣,下身随便的穿件浅色仔裤,就出门了。

  我是要去招小姐。

  您别误会,我香儿才没有同性恋呢。

  我是要招个小姐教我口交。

  在一家酒店附近,我很容易的找到了一个小姐。

  怎么找的?

  看看外形:上身吊带,下身仔裤运动鞋不穿丝袜,或者是上身黑衬,下身皮裙,丝袜配绑带短靴。

  然后再看看气质,很容易嘛。

  “姐姐,能教教我口交吗?”说话的同时,塞给她点钱,搞定。

  那小姐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小丫头,你新来的吧?告诉你,单干(台北情色网757H)野活不好干(台北情色网757H)呢!你条件不错嘛,踏踏实实找个地方坐台吧。”

  哇,我给了钱她说话还这么不客气,本小姐像是卖的吗?

  心里骂她臭卖的,嘴上还得说:“姐姐,我只是想先学学。”

  “切,有钱不赚是傻蛋。”她说,“钱我收了,跟我走吧。”

  我跟她来到了一个像是她们临时据点的一个洗浴中心后边一个房里。

  一进去,感觉味道真的是够难闻的。

  “临时的,有点脏。”

  死阿细,看看香儿为了你,连这种地方都来了,多大的牺牲呢!

  几个小房间里有几张床,其中一间房里的床上正有两个人在亲热着。

  “姐几个,这是新来的,还不会口活,谁有口活教教她。”

  这时候外面正好来了一个小姐,带着位客人。

  那客人听了说:“干(台北情色网757H)这个,不会口交?哈哈。”

  带我来的那小姐问刚到的小姐:“Sandy,什么活?”

  “全套的。”

  “正好,教教这丫头口活。”说着,她从我给她的钱里抽出了50块给了那小姐。

  “刚干(台北情色网757H)?多大了?”她轻蔑的看看我,“一会在旁边看着。”

  我什么都没说。

  阿细啊,你知道吗?你的女朋友在这里让人当成小姐呢!

  那小姐回身对客人说:“看你就是喜欢新鲜的人,找个小姐看着咱俩人干(台北情色网757H),您看怎么样,试试?”

  那客人看看我:“哈,学口交的,好吧。”

  那人打量着我。

  我连忙捂住脸,万一以后被认出来,那可完了。

  被小姐认识无所谓,客人则不同了。

  “小姐身材这么好,一定也很漂亮了,遮遮掩掩的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啊,哈哈,不会还是处女吧,破处费多少,我有没福分啊?哈哈。”那客人看来年纪也不大,满英俊的。

  我一低头,与他们一起进了一间房。

  走进房里,Sandy麻利的脱掉衣服,赤裸着身体,把手臂搭在客人的肩上。

  “先生,是我先来服侍你呢,还是你先弄我。”Sandy满脸的媚态。
  “对你的身体我没什么兴趣,你给我吸吧。”那客人说,“这位小姐不是要学口交吗?”

  那客人看着我,笑了笑。

  “哦,好的。”客人坐在床上,Sandy跪在他的脚下。

  只见她先是隔着裤子爱抚那男人的下体,同时不断的抬头,用淫荡的眼神看那男人,还不时的抚弄她自己那长长的头发。

  “直接口交吧。”那男人说。

  Sandy掏出了那男人的鸡巴,那鸡巴也算挺大的,不过比起阿细的还有差距。

  Sandy一手抚弄着那男人的阴囊,一手大范围的搓弄那男人阴部。
  然后只见她伸出舌头,自下而上的用舌尖舔了那男人的鸡巴的一侧,又自上而下的舔了另一侧。

  再后来,她把整个鸡巴含入了口中。

  “这时候要把宝贝吸得很深,越深越好,最好到喉咙,并且要控制喉咙的蠕动,刺激宝贝。”那男人开始教我。

  我和那男人对视一下,连忙错开了,我很不好意思。

  Sandy开始用嘴唇箍住鸡巴,上下的套弄起来,还不时的扭头,让鸡巴头顶到腮部,从外面,我能清楚的看到她的腮部被顶起来。

  “嗯,很不错。”那男人双手握住Sandy的头,控制着节奏和深浅。
  “小姐才开始干(台北情色网757H)吧?”那男人问我。

  “哦,对。”我支吾着。

  Sandy也发出呜呜的声音,同时撅起屁股,扭动着,挑逗那男人玩弄她。
  “吸你的,别吵我和这小姐聊天。”那男人对着她的屁股狠狠的一拍。
  Sandy吐出鸡巴,开始往鸡巴上吐口水,同时用她那纤纤的手套弄着鸡巴,撒娇说:“先生不是还要和我作全套的吗?怎么又看上别人了?”

  “你现在是老师,好好做给这小姐看,一会我会满足你的下边的。”

  Sandy用舌头尖一动一动的轻轻触着那人鸡巴顶端,我看到有些晶莹的液体从那里流了出来。

  Sandy侧过头,用嘴唇自侧面上下的撸着。

  “作的很不错。”那男人夸赞着,“嗯,很舒服。”

  那男人慢慢的闭上眼,一副陶醉的样子。

  “小姐多大了,看来似乎不大啊?”

  Sandy抬起头,“先生眼力真好,我干(台北情色网757H)这个还不到一个月,我今年20岁。”

  说完Sandy又把鸡巴尽数吞下,加快了速度套弄着。

  “小姐,我是问你呢。”那男人看着我。

  “哦,我,我18岁。”

  “小姐学得这么用心,要不要试试呢?”

  “哦?这……”

  那男人推开了Sandy,对我说:“来试一试。”

  我犹豫着,Sandy说:“先生,这可不行,我赶紧和您作完全套,还有生意呢。”

  那男人又给了Sandy两三张五十的票子,说:“你在旁边指导一下。”
  Sandy接过钱,脸上换了一副表情,把我拉到了那男人身前。

  那男人牵引着我的手,握在了他的鸡巴上。

  啊!好烫人。

  “握紧了,”Sandy在一旁指导,我其实已经握的紧紧的不愿放手了。
  “上下动,这不用教吧?”那触感让我有性感了。

  我不自觉的把脸凑过去。

  “亲吻我的宝贝吧。”那男人说。

  我依言轻吻了一下他的鸡巴。

  一股男人的味道,我很兴奋了。

  不用那男人再说,我就乖巧的把他的鸡巴含进了嘴里。

  然后像刚刚Sandy那样套弄起来,口腔里滑滑的,我含着他的鸡巴一上一下。

  “你的小嘴好湿热。”他低下头,亲吻我的秀发,“哦,你的发好香。”他又吻我的耳垂。

  我的身体被刺激得一颤,快感袭来。

  我更卖力的给他口交,我感到他的鸡巴在我口里越来越大,我的嘴也越来越酸,肌肉累的很。

  我揽着他的腰,时而吸吮他的阴囊,时而牵动他的包皮,忘情的口交着。
  “你作的真棒,根本不用学习嘛。”他解开我胸口的扣子,撑大我的领口,把手从我的衣领伸进去,抚弄着我的背脊。

  他抚弄的我全身酥麻,然后他又俯下身,压在我背上,缓缓的摸我的屁股。
  “哦,柔软浑圆的美臀,真可爱,你真是个可人儿。”

  我陶醉的吸吮着,让他的阴毛扎在我的脸上。

  他的双手在我的屁股上划着圈,慢慢的他的双手伸到了我的腰侧,沿着我的纤腰往前探,他要解我的腰带!

  “不行!”我吐出他的鸡巴,从他怀里逃出来。

  我一下清醒了,系好胸口扣子,整理好衣服。

  这才发现,Sandy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

  “小姐你这么激动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他说,“早晚的事嘛,既然要干(台北情色网757H)这行。”
  “这样吧,你开个价,要多少破处费。”他解下自己的一条金链子,“我也没带多少,这个给你,总行了吧?”

  我捏紧衣领,摇着头。

  “我还就喜欢你了,今天我一定要得到你。”他说,“这链子你拿去,事后我再付你2000,怎么样?”

  “不行,就是两万也不行,我不卖!”我说。

  他想了一下什么,然后说:“行,就两万,这是小姐你自己出的价,不过我现在拿不出这么多。”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卖!”

  他笑笑掏出张名片递给我,说:“想通了,打个电话给我,说实话,两万块,真的可以破十个姑娘的处了。切,我今天是怎么了?”

  然后,他走了。

  之后几个小姐走了进来,“丫头,两万都不做,你以为你是谁啊?他电话多少?”

  我把名片给了他们,捋捋头发,整整衣服,无力的走了出去。

  真想不到,学个口交,竟然遇到这种事情,呵呵,我无奈的笑了笑。

             香儿的性体验之四

  第二天一早,电话就响了起来,我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接起电话。
  “喂?”我一面接听,一面挽着头发,看了看表,已经九点了。

  “香儿,你昨天去哪了,整天不见人影。”是阿细的声音,“今天我比赛,你知道不知道?”

  提起昨天,我不由得又感到面红耳赤,心跳也快了起来。“哦,昨天我去看朋友了,晚上回来的很晚。”

  “我说,我的比赛你来看看嘛。”

  “几点啊?我可刚起床啊,来不及收拾呢。”

  “十点,体育中心。”

  “好吧,我去。”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轻吻的声音:“香儿,你能来我真的很高兴呢!”
  “不多说了,我去洗澡了。”我挂断了电话。

  走进浴室,我褪掉身上的衣服,镜子上立时出现了一个美艳夺目的裸女。
  我用自己垂落的秀发遮挡住自己的半张脸,侧过身子,耸起肩头,把两根修长的手指插进口里,忘情的吮吸着,一副野性的表情。

  我很满意自己着充满诱惑力的姿势。

  然后开始冲花洒。

  洗浴之后,我裸着身子简单的涂了一点唇彩,梳理好头发。

  穿什么衣服呢?

  运动场?

  我突发奇想,不穿运动场上那种中规中矩的服装了。

  我要穿长裙。

  用洁白的内衣裤装点了自己无暇的身体后,我穿上了一件连体的白色长裙。
  挎上包,出发了!

  九点五十前,我到了体育中心,阿细正在门口等着我。

  他见到我,一把拉住我的手,急匆匆的往里走:“快走,我都快比赛了,我的大小姐,你可真有架子啊。”

  他把我带到看台上的一个位置坐下,跟周围的人打了下招呼:“这是我女朋友,你们帮我照顾她,我去检录了。”

  我向周围的人笑一笑,点头示意了一下,发现周围的几个都是男生,还有那天在健身房里见过的小刚。

  “香儿姐,我是小刚。我们见过的。”他笑呵呵的冲我说。

  “哦,小刚啊。”我勉强笑笑,这个阿细,把我扔到男生堆里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有我这么一个女友啊?“啊,小刚,阿细他什么项目啊?”
  “啊,香姐,他是竞走五公里。”

  天哪!有的等了。

  也许是人家太淑女了,不断的有人朝我看,不时的,前面看台上还有大胆的外校男生站起来向后看,我狠狠的瞪着他们,可是还是有人看,真讨厌!

  “香儿姐姐总是这么引人注目。”小刚凑到了我身边的座位,坐下了。
  看来阿细的朋友里就数这小刚不老实,油嘴滑舌的。

  阿细别的朋友至多是偷偷的看看我的脸,而小刚这小色鬼,总是盯着我的娇躯观赏个不停,好像在用眼睛脱我的衣服,奸淫我的身体。

  好在他是个没有色胆的家伙,不敢对我动手动脚。

  漫长的等待。

  阿细终于比赛结束了,理所当然的第一名。

  “细哥,恭喜。”,“细,今天要请客喽。”他的朋友祝贺他。

  我也过去牵住他的手,“阿细,你真厉害。”

  阿细撩开我的发,在我耳边说:“我厉害,你不是在床上就已经知道了吗?”
  然后他又像个孩子似的天真的笑笑:“不算什么,对手都不懂技巧,赢他们不算什么。”

  这时走来了一个人,我看出是阿细刚刚的对手,那人身边也有个女孩子,“我也不懂技巧?哈,阿细,可你今天赢我赢得不轻松呢。”

  阿细转过身,对那人笑着:“洋,我又不是说你。”

  那个叫洋的看看我说:“细,你的女朋友?”

  阿细笑笑。

  “赛场得意,想不到情场也得意,有个极品女友。”

  “你不也是嘛。”

  洋身旁的女孩子这时大方的点点头,说:“细哥好,恭喜你。”

  细笑笑,然后给我介绍:“这是小佳,男生圈里和你齐名的。”

  这时洋也笑了,对着我说:“哦,你是香儿,我早该想到的。”

  我和他们客气的寒暄了一阵,细邀他们一起去玩,洋说还有事,我门便各自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细骄傲的夸耀自己:“我很厉害吧,哈哈。”

  “不就是一个走路嘛,谁不会。”

  “不对,很有技巧的呢。”阿细急着辩解,我就爱看他猴急的样子,“你看要像这样,送胯,加大步幅。”

  “这有什么难的?”我不顾自己穿着长裙和高跟鞋,学着他的样子走了起来。
  “你这哪是竞走啊?简直是模特在走台步。”

  “不就是这样的吗?”

  “香儿……”

  “什么?”

  阿细突然从后面一把把圈抱住,把他的脸贴在我头发上:“不过,香儿……
  你走的真的好迷人。“

  我不顾是在街上,尽情的享受着阿细怀抱的温暖。

  忽然有点滴的雨水落下。

  “阿细,下雨了耶,快走吧。”

  我和阿细手挽手一路小跑的到了阿细家。

  到了阿细家,我的衣服还是湿了不少。

  阿细对我说:“香儿,你去洗澡吧。”

  我盯着他许久。

  阿细莫名其妙:“怎么了,香儿。”

  我笑笑:“你是不是想偷看?”

  “我用得着偷吗?”阿细笑的像个小孩,然后他又一本正经的说,“放心,我不会偷看的。”

  我便进了浴室,热水冲洗之下,我的身体渐渐变暖了,感觉很舒服。

  第一次在男生家洗澡吧?嘻嘻,我窃笑。

  这时阿细在外面敲门了。

  我知道他又想和我作了,我打开门锁,等着他把门打开,然后冲进来,把我放到浴缸里面作。

  但他只是把门打开了一个小缝,给递进内衣来。

  我接过他给我的内衣,心里满高兴的,我们真有种小夫妻的感觉呢。

  他不只是和我上床做爱,还懂得照顾我,瞬间我被幸福感包围。

  “这是我赔你的内衣,一会换上吧。”阿细在门外说,“我可没偷看啊。”
  我看了那内衣,黑色的。

  性感内衣吧?

  我把内衣在手中展开,并不是我想的那种镂空蕾丝的黑色内衣,只不过是件很紧的,纯棉的黑色内衣,很适合平时穿的那种。

  我甜蜜的穿好内裤,戴好胸罩,说了句:“细,再给我件外衣。”

  “香儿,我这里没有女孩子的衣服。”阿细为难的说。

  我笑了:“给我件你的外衣。”

  “什么?”

  “我说给我件你的外衣,我要穿你的外衣,不好吗?”

  一件长袖衬衫递了进来,“裤子也要吗?”

  我套上阿细的宽大的衬衫,感觉好像穿了件连体短裙。

  “哦,不用了。”我穿着那大衣服走出浴室,甩着那长出一截的袖子。
  阿细在厅里看着我,突然笑了。

  我一边拧他坚硬的肌肉一边问:“笑什么?笑什么?笑什么?”

  “哈哈,”他还笑。

  “还笑?还笑?还笑?”我也笑起来。

  他突然一把搂住我说:“香儿,”

  “嗯?”

  “你真可爱。”

  我脸一红:“还笑我,还敢笑我。”

  “香儿,我想爱你。”

  我眨着眼睛看着她。

  “就现在。”他抱起我,把我抱到了他的床上。

  我搂着他的脖子说:“细,今天不行。”

  阿细好像个小孩子,用头顶我的头说:“我要。”

  “细,今天真的不行。”

  阿细会意了,有点不情愿的把我轻轻的放到床上。

  我歪身躺在那儿,曲起一条腿,笑眼盈盈的看着阿细。

  阿细坐在床边,回过身看我。

  我用手捏紧领子对他摇摇头。

  阿细站了起来,说:“我去给你找件裤子,别冻到了。”

  这时,我也立刻起身,从后面抱住阿细的腰。

  阿细打开我的手,回过身,看着我。

  我搂着阿细的脖子,踮起脚尖,主动送吻。

  阿细也热烈的回吻着我,同时他的手还不停的动着。

  一只手撩拨着我的秀发,另一只手则在我腰臀之间游走。

  由浓吻逐渐变成轻吻,然后,他用嘴唇蜻蜓点水般的吻我。

  再后来,他开始吻我的下巴,脖颈。

  细似乎特别喜欢我的脖颈,吻了好久,同时他帮我脱下了那笨拙的外衣。
  吻我的胸口,然后又吻我的肚脐。

  他没有再脱我身上的内衣,抱着我的大腿亲吻着,然后是我修长的小腿。
  我无力的倒在床上,任由他吻我。

  阿细则对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关怀倍至,吻我的腿窝,亲我的大腿内侧。
  弄得我好舒服。

  阿细又往上吻,吻我的腰,吻我的侧肋,抚摸我的小臂。

  然后又给了我浓浓的吻。

  我们在床上搂抱在一起,激情的吻着。

  然后,我把头发向后一甩,骑在阿细身上,开始回吻阿细。

  他坚实的肌肉裹着汗水的味道,在我闻来,充满了诱惑,我轻轻的咬他的乳头,用双唇夹住他的乳头,用舌头拨弄着。

  阿细微微的呻吟着,我便转而攻击他另一个乳头。

  阿细仰躺在床上,享受着我的服务。

  我的小腹处紧贴着阿细的那里,我感到他那里越来越硬,随着我不经意的摩擦跳动,我便故意移动身体,摩擦阿细的鸡巴。

  我慢慢的向下移动,跪在了阿细身前,脱下了他的裤子。

  我隔着内裤舔弄着阿细的阴囊,然后一下一下的用嘴吸阿细的大鸡巴,有时候还用力的压几下。

  阿细舒服得喘起了粗气,我又温柔的脱下了阿细的内裤,阿细这时候也坐了起来。

  “香儿,你要给我口交?”

  我抬头看着他,笑笑:“傻样,你不要啊?”

  “等我洗过澡再做吧,这样……,太委屈你了。”

  我心中真的用种说不出的滋味,他这么兴奋的时候,还能想着我。

  我握住他的鸡巴,一口吞进嘴里。

  “香儿!”他一惊。

  我用力的吸,口腔壁紧紧的贴在他的鸡巴上,然后一下一下的套弄。

  “香儿……”他舒服得抚弄我的头发。

  我双手柔柔的抚摸他的阴囊,又用我的鼻尖拨动他的鸡巴。

  再次把鸡巴吞下,头逆时针的转动,时不时的还轻轻的用牙齿触动他的坚硬的鸡巴。

  他那男人的味道吸引着我,疯狂的吸他的鸡巴,甚至我还把他的鸡巴深深的吸进去,顶在我的喉咙上,好一会才慢慢的往外吐。

  “啊,香儿,你真行。”

  我又一下一下的套他的鸡巴,先是用力的吸进来,再轻轻的吐出来,之后又换成先是张大嘴巴让他的鸡巴插进来,再用嘴唇包紧鸡巴,从根部向外用力的撸动。

  “啊……好舒服啊……”细享受着。

  我便这样跪在他两腿之间给他口交了大约半个小时。

  可是他一点要射的迹象都没有。

  我一手不停的给他套弄这鸡巴,一手把散开的头发顺向一边。

  此时我已经是满脸的唾液,嘴也累得不得了。

  阿细爱怜的抚摸着我的脸:“香儿,让你受累了。”

  我勉强笑笑,又低下头,用那天学到的各种技巧给他口交。

  又弄了半天,我真的没有力气了,光是用嘴,想把阿细弄射了,真是很难。
  “香儿,你累了,别做了。”阿细说,“你能这样我很满足了。”

  我也确实是没力了,便停下来躺在床上休息。

  阿细用纸巾擦去了我脸上的东西,怜惜的看着我。

  我的胸口起起伏伏的喘着气,看着阿细那矗立着的鸡巴,我抱歉的说:“阿细,对不起,不能再给你吸了。”

  “没事的,我作几个伏地挺身它就下去了。”阿细笑着说。

  阿细找来冰块用毛巾包着给我擦脸:“也该我照顾你了,给你降降温。”
  我突发奇想的问阿细:“还有冰块吗?”

  “有啊,怎么了?”

  我让阿细又给了我些冰块,然后,我把几个小冰块含在嘴里,起身继续给阿细口交。

  他的鸡巴在我嘴里不时的受到冰块的刺激,他惊呼:“香儿,你真会弄,啊,好舒服啊。”

  我尽力的给他做,冰化了就再含两块,口腔太凉了,就先不含了。

  “你也努力,快点射啊。”

  “哪有女孩子希望男人早泄的?”他笑了,“啊,真舒服。”

  又经过我大约十五分钟手口并用加冰块的努力,阿细突然说:“要射了,香儿,我要射了!”

  我连忙加速套弄,同时还用嘴唇紧紧的箍住他的鸡巴。

  只觉得他的鸡巴一涨,猛的,都来不及考虑,一股浓浓的精液就冲进了我的食道,进到了肚子了,还感到热热的。

  紧跟着,又是一股精液,我被呛了一下,都没时间咳嗽,又一股精液袭击了我。

  就这样,随着阿细的大鸡巴一下一下的搏动,一股一股的精液不断的喷进我的身体,有的射在嘴里,有的呛的我不能呼吸,有的则直接射进了肚子里。
  十一、二下之后,阿细总算是射完了。

  我跪在那里,看着阿细,嘴里还含着一大口的精液。

  阿细把我搀扶起来,温柔的看着我说:“到洗手间吐了吧。”

  我摇摇头,一低头,把整口的精液吞咽了下去。

  阿细感动的一把把我拥进怀里,不停的在我耳边说:“香儿,你真好,香儿,你真好……”

  这虽然不是香儿的第一次口交,却是香儿第一次吃男人的精液,心甘情愿的吃下去的。

             香儿的性体验之五

  有了那次给阿细口交的经历,我越发的喜欢那种用坚硬,笔直的鸡巴填满我的嘴巴的感觉了。

  在享受嘴巴被填满的感觉的同时,我也渴望下面也能被填满,当然,我只是在心里面这样小心的渴望着。

  然后有一次犯傻,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阿细。

  阿细愣愣的看着我,我都毛了,然后他说:“你不是想让我找朋友来和你一起玩吧?”

  然后他就笑,特坏的样子。

  我有点生气,就打他,说:“你说什么呢?切!够讨厌的!”

  然后他特正经的对我说:“香儿,别猴急,明天晚上我给你个惊喜。”
  他那种表情就让我觉得,真有场三个人一起做爱的事情在等着我了。

  或者更多人?嘻嘻,我为我的想法感到可笑。

  我就问他:“干(台北情色网757H)嘛啊?要送礼物给我。”

  然后他就说:“是啊,这个礼物你一定喜欢。”

  我于是企盼着第二天的到来了。

  第二天晚上,我家没有人,他来到了我家。

  然后他说:“香,给你的礼物。”

  递给我一个很精制的礼盒,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失望,原来不是我想的三人做爱啊。

  “怎么了,失望了,呵呵,真的想我找几个朋友来轮你啊?”阿细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

  “坏蛋!”我骂他。

  他拢住我的双手,说:“我也舍不得啊,不过,今天我要和你玩SM。”
  我和阿细一起看过一些SM的电影,知道性虐待。

  我说:“哈哈,那我要当女王。”

  他鼓起嘴说:“不是,是我虐你啊!”然后一下把我扑倒在沙发上,双手抱住我的头,开始吻我的脸。

  我也忘情的回吻着他,我喜欢和他接吻,他不是特别有技巧,但是他忽而若即若离,忽而如胶似漆的吻让我特别享受。

  其实,爱上一个人,可能只是因为爱上他的吻吧。

  他只是吻我,一点都没有脱我的衣服。

  我不太明白,平常的这个时候,他会比我还急的给我。

  长吻了一会,他停了下来,我重重的喘着气,看着他那性感的粗线条的面孔。
  他坐起来,身体离开了我,然后说:“看看我给你的礼物吧。”

  我身体里还热热,热吻的余韵还没退去。

  我打开礼盒,里面是一件衣服。

  我展开看,墨绿色的无袖T恤,然后一个小道具从衣服里掉了出来。

  是个假的鸡巴。

  我一下不知道怎么办,我捡起那个假鸡巴,用手细细的触摸上面的纹理,想像它插进我那里的感觉。

  猛的,我发现阿细在看我。

  “这个,”我有点语无伦次了,“就是你的礼物。”

  “哈哈,我给你的是上衣,这个你要是喜欢也拿去吧。”

  我知道他在逗我了。

  “细,说真的,我很好奇呢。你,你给我试一试吧。”

  “就应该这样嘛,香,你已经和作过了,将来我们要结婚,就该一起琢磨怎么玩才快乐,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不就是快乐吗?”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说真的,以前真没想过结婚的事情,只是想在年轻的时候也荒唐荒唐,不想以后二三十还是个老处女。

  可是现在,阿细这么肯定的对我说要和我结婚,我真的很高兴,我愿意把我交托给他。

  “嗯,阿细,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我也想嫁给你。”

  “什么意外啊?”

  “比如我又爱上了别的大帅哥。”轮到我逗他了。

  他自信的笑了笑:“你要是敢,我就把你干(台北情色网757H)死在床上。”

  他一下抱起了我,我幸福的搂着他的脖子,被抱进了我的房间。

  他说:“香,你不是想一边吸鸡巴,一边做爱吗?我又不愿意让别人和我分享你这么完美的身体,所以,我买了这个假鸡巴给你,你就可以一边给我口交,一边用假鸡巴插你那吃不饱的小骚穴了。”

  我说:“讨厌!让我给你口交,还不让我的下面闲着啊?”心里却真的很有欲望了,一下我把我的嘴对上了他的唇。

  他把我放在床上,然后很快的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

  我翘着修长而白皙的腿躺在那里,他回过头,坏坏的看着我,问我怎么还不脱衣服。

  我让他坐在床边,我跪在床上,从侧面探过头去,含住了他的鸡巴。

  他还没有完全的兴奋,我开始细细的吸吮,感觉他的变化,就好像软体动物似的。

  他有力的手掌则在我的背上抚来摸去。

  阿细慢慢的变换姿势,躺了下来,把身体探入我的身子下面。

  因为之前没有洗澡的缘故吧,他那里男体的味道很冲,而这种味道更刺激着我,吸吮,舔弄,摩擦他的鸡巴,唾液分泌的也很旺盛。

  我不断的用小嘴套弄他的鸡巴,吞咽自己的口水,掺杂着他的体味。

  阿细也剥下了我的短裙,脱掉了我的上衣,我的双腿跪在他头的两侧,他温柔的用舌头舔弄我的下面,增加我的快感,我知道自己湿而粘了。

  他分开我的双唇,用嘴唇夹弄着我的阴蒂,当快感消退,开始痛的时候,他又立刻转而挖我的小穴,刺激其他地方。

  我一边忘情的用嘴给他套弄,一边享受着他无比有技巧的口交。

  突然,我感到一个异物插了进来,涩涩的。

  我被插的高高的扬起头,而后又深深的把他的鸡巴含进去。

  “很棒吧?”阿细问。

  我这时才知道那个假鸡巴已经在我体内了。

  虽然不是很热,但假鸡巴上的突起物刺激着我。

  阿细则用手控制假鸡巴给我抽插着。

  他也很兴奋,我感到他的鸡巴在我嘴里一下下的勃动。

  “香儿,你喜欢让我怎么弄你,你就怎么给我口交吧。”

  “哦,噢,噢~~”我已经爽的说不出话了。

  我继续给他口交,渐渐的我发现,他的确是按我吸他的频率,深浅,给我抽插着。

  我喜欢怎么弄,就怎么给他作,然后他就按照我的动作,或深或浅,或轻或重,或左或右,或直插或旋转的玩着我。

  有种能遥控鸡巴的神奇感觉,嘻嘻。

  正当我沉醉于这种神奇的乐趣的时候,下面突然空了。

  阿细把假鸡巴抽了出来。

  我死死的含住阿细的鸡巴,放荡的扭动我的腰身,我都没想到我会这么发浪,我把那里死命的往下按,想找到刚才的假鸡巴。

  或者能让阿细的舌头,给我粉红色的部位好好解解痒。

  阿细把他的鸡巴从我的嘴里抽了出来,然后扳开我的身体,摆好姿势。
  我翘高下身,手撑着床,跪在那里。

  阿细则从后面插了进来。

  之前已经被假鸡巴插弄了半天了,所以,阿细很容易的次次插到我的最深处。
  我流了太多的爱液,阴道里面是湿的不能再湿了。

  太滑了,刺激显然不够,我不满足的用手肘和膝盖移动自己的身体,屁股不断的迎合着阿细的抽插。

  “噢~再重点,再重点!”我迷乱的摇动着头,秀发也跟着舞动。

  阿细深深的插进去,停顿一下,再慢慢抽出,然后又快速的插进去。“嗯?
  想要重一点的吗?“

  “嗯,要!啊~我不行了,我要啊!”我竟然这么放肆的叫床,我被自己的语言刺激着。

  下体不断的前后移动,然后旋转,寻求着更多的刺激。

  阿细慢慢的躺平,他扶起我的身体,让我骑在他身上,然后说:“香,自己来吧。”

  我背对着他,骑在了他的身上,一手抚弄着乳房,一手伸向身后,撑着床,勉强的支撑自己。

  下巴指向天空,背向后弓着,女上的姿势就是舒服,我情不自禁的叫着:“噢~噢~好爽,让我死吧!啊~舒服~操(台北情色网757H)烂我的小穴吧~噢~”

  阿细双手握住我的屁股,说:“香,别那么急,慢慢来。”

  我还是快速的上下有节奏的套弄着,爱液流得腿上都是,阴毛都粘呼呼的。
  阿细托着我的腰,帮我把身子正过来,面冲着他。

  他搓弄着我敏感的乳房,又时而用双手箍住我的腰,控制节奏,不让我动的太急。

  我把手按在他的胸上,下面前后的动着,真是太爽了!我咬住下唇,闭着眼睛,体会这绝妙的快感。

  我狂热的作着,蛮腰随着身体的节奏而扭动,下面死命的往下沉!

  我抚摸阿细的胸膛,不时的俯身亲吻阿细的嘴。

  不到两百下,我就觉得我要高潮了,下体更快的MOVE着,我趴在阿细身上,紧紧的搂着他,下身好像颤抖似的套弄着他的宝贝。

  香汗淋漓,死去活来的我享受着每一分每一秒的快感,到达了忘我的高潮…
  阴道一下一下的抽搐,阴蒂也把快感延着脊柱传上来。

  浑身如潮水般的用来抽筋般的快感。

  阿细就在这个时候反攻了,他按住我的身体,让我柔软的胸部紧紧的贴住他坚硬的胸膛,然后用他那依旧坚硬的鸡巴从下面一下一下强力的冲刺着。

  “啊!”一下!我身子软绵绵的伏在他身上。

  “噢~”又一下!我搂住他的脖子,口水无意识的流了出来,舌头也伸出些许。

  “嗯嗯~”再一下,他双手把住我的香臀,恨命的一冲!

  不停的插向我身子的最深处!

  他吻我的耳垂,含住我的舌头,吸我。

  高潮的余韵还未过去,新一轮的高潮又要向我袭来了。

  我满足的败在阿细的跨下……

  我在第二次的高潮中失去了意识。

  意识渐渐恢复的时候,我感到身上有一层的汗,很无力,好像虚脱了一般。
  而我的下面,还在一下一下的动着,阿细竟然还在干(台北情色网757H)我,这时候,我有种莫名的恐惧感,这样下去,我真的怕被干(台北情色网757H)死。

  腰被顶得有点疼,我这才发现,我们不是在床上了,而我的上半身,竟然悬着空。

  “香儿,你醒过来了,哈哈,在这里做爱真刺激呢。”

  我这才发现,我是被放在窗台上,而上身则在窗外。

  我吓得叫了起来:“细,你疯了吗?我怕啊!这里可是8层啊!快,放开我啊!”

  阿细邪邪的笑了,继续插我:“不是说我要虐你吗?怎么样?现在很有感觉吧?”

  我不知道他怎么会这样,眼泪流了出来,却向额头上流去,头发也垂向地面,20多米下的地面。

  他紧紧的抓着我的腿,不停的插着,我也莫名的有了快感,好像被强奸似的,却有种兴奋。

  很奇怪的舒服,阿细也越来越兴奋,有时候会低吼一声。

  很快的,我又高潮了……

  伴着我的高潮,阿细也加快了速度,他突然一把把我拉了进来,然后他倒在了地上,鸡巴也从我下面抽了出来。

  我趴到他身边,含住他的鸡巴,努力冲刺了一会,他便把精液射进了我的口中。

  我俩抱在一起,无力的睡去了。

  我的下身粘粘的,房间内也满是体液的味道……

             香儿的性体验之6

  那次和阿细去看夜场的电影,我俩坐在最后一排,看的是一部动作片,因为夜场这种电影会比较人少。

  大约看了20分钟左右,阿细的手就开始不安分起来,他一手搂着我的肩,一手在我大腿上不听的游走,我扭动身体表示反抗。

  谁知道,他却更加放肆的把手从我上衣下面伸了进去,一边搓弄我的乳房,一边亲我的脸颊。

  我穿的是露脐的上衣,所以很方便他的手在里面活动,我被他弄得浑身燥热,想把他推开却又不够力量。

  “干(台北情色网757H)嘛啊?阿细,讨厌!别在这里……”

  阿细不理我的反抗,嬉笑着,狠狠的捏了下我的乳头:“我就要在这里!”
  我被他捏的“呀”的一声叫了出来:“坏蛋!别弄了,明天我去你家再玩,这里不好。”

  阿细一脸坏相,“可是我现在抵抗不了你这凹凸有致的性感身体的诱惑啊!”
  说着,他撩起我的发,在我的后颈上亲吻着,还不时把我的耳垂含在温湿的口里,对我的耳后吹着气。

  我的身体被他弄得软绵绵的,开始变得没有力气,无意识的扭动着,不经意的,我的手碰到了他的下面,硬硬的,好像揣了什么东西。

  我也开始心潮澎湃了……

  大约就在我打算勉强在这里弄一下,解解痒的时候,阿细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嗯?”我迷惑的看着阿细,心想这家伙又来这套欲擒故纵,把我